在线客服
客服热线
0551-64846100;
客服组:
丰原药业
服务时间:
8:00 - 17:30

高值耗材“4+7”来了,这两类先开始
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医药网6月25日讯 高值耗材版“4+7”带量采购第一枪打响,两类高值耗材被列入试点范围,降价是主旋律,还必须符合两票制。   两大类高值耗材试点带量采购   据智采器械信息网消息,6月21日,安徽省召开省属公立医疗机构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会,会上发布了《安徽省省属公立医疗机构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谈判议价(试点)实施方案》,明确高值耗材带量采购第一批产品范围为:骨科植入(脊柱)类、眼科(人工
医药网6月25日讯 高值耗材版“4+7”带量采购第一枪打响,两类高值耗材被列入试点范围,降价是主旋律,还必须符合两票制。
 
  两大类高值耗材试点带量采购
 
  据智采器械信息网消息,6月21日,安徽省召开省属公立医疗机构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会,会上发布了《安徽省省属公立医疗机构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谈判议价(试点)实施方案》,明确高值耗材带量采购第一批产品范围为:骨科植入(脊柱)类、眼科(人工晶体)类高值耗材。
 
  虽然这与此前业内推测的“或将先从心血管介入领域开始”的说法出入,但骨科植入类作为高值耗材领域里占比较大的一类,其集采已相对成熟,属于业内预期的“容易产生标准品的细分领域”。
 
  上述试点范围预示着,高值耗材版“4+7”带量采购正式落地了。
 
  中间商没有差价赚了
 
  根据智采器械信息网整理的内容,此次安徽省高值耗材带量采购方案有12个重点,在价格谈判、采购量、配送以及回款周期都做了明确规定。
 
  值得注意的是,谈判基础价(入围参考价)的设定为“三选一”,将“两票制中的第一票价格”作为了其中一个选项。
 
  有业内人士指出,在降虚高、挤水分的主旋律下,第一票价格被列入入围参考价后,不是“没有中间商赚差价”,是中间商没有差价赚了。这是带量谈判一大功效,要保证企业的利益,价格与采购量要形成此消彼长之势。
 
  采购量上,安徽的方案也明确医疗机构采购谈判成功的产品的量不得低于2018年该产品量的80%。
 
  除此之外,还要求产品的委托配送必须符合两票制;货款结算周期为90天。
 
  以下是方案的12个重点:
 
  1、范围:分别占2018年省属公立医院骨科植入(脊柱)类、眼科(人工晶体)类高值耗材采购量70%,90%的产品。
 
  2、参与企业:生产企业(进口耗材全国总代视为生产企业)为主体供应责任人
 
  3、省医疗保障局抽取专家,医药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具体实施,两轮谈判
 
  4、限价参考:2016年以来全国省级中标价或者挂网限价的最低价、省属公立医院2018年实际采购价的中位价、平均价、最低价(具体取哪个专家论证一定)、两票制中的第一票价格。以上三个中的最低价作为入围参考价,在此基础上谈判。
 
  5、一年内完成采购量,未参与谈判的同类产品在原集中交易目录中的进入备案采购,在备案交易目录类的进入重点监控。
 
  6、谈判产品的生产企业企业为供货与质量的第一责任人,委托配送必须符合两票制,可以直接配送,也可以委托配送,但是必须符合两票制。
 
  7、医疗机构采购谈判成功的产品的量不得低于2018年该产品量的80%。
 
  8、结算周期90天。
 
  9、必须网采,零差价销售,不得二次议价。
 
  10、医疗机构合规使用造成超支,医保基金适度分担。医疗机构因谈判成功产品造成的医保基金预算额增加的,医保经办机构一次性预付。
 
  11、单病种付费谈判病种在使用谈判成功产品时,付费总额不变。
 
  12、节约资金50%用于患者让利,50%交由专项账户激励医疗机构。
 
  早有预示的高值耗材4+7
 
  实际上,自药品领域4+7开展以来,业界就有声音认为耗材(诊断试剂)领域也将效仿这一做法。毕竟,作为医疗机构必须使用的消耗品,耗材与药品一样,同样存在价格虚高的问题。
 
  从耗材招标政策与价格制定的主管机构--国家医保局的动作来看,高值耗材领域首当其冲受到治理。自2018年组建以来,国家医保局多位领导已在多地调研高值耗材治理情况。2019年1月,在全国医疗保障工作会议上更是提出,2019年的重点工作包括“加强高值耗材流通和使用管理”。
 
  5月29日,中央深改委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《关于治理高值医用耗材的改革方案》。会上提出,“理顺高值医用耗材价格体系,完善全流程监督管理,净化市场环境和医疗服务执业环境,推动形成高值医用耗材质量可靠、流通快捷、价格合理、使用规范的治理格局,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。”
 
  到6月初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《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》文件中也明确医用耗材的使用规范,包括“逐步统一全国医保高值医用耗材分类与编码,对单价和资源消耗占比相对较高的高值医用耗材开展重点治理,改革完善医用耗材采购政策”。
 
  而6月4日,据财联社消息,国家医保局召集临床专家召开会议,就高值耗材带量采购进行讨论。报道提到“集采或将从心血管介入器械(支架)切入”,同时还将对支架产品进行分类编码,为集采做准备。
 
  这些动作似乎都是高值耗材领域实施带量采购的铺垫,显示出国家对于耗材控费降级的部分规划,业内关于“高值耗材4+7只会迟到,不会缺席”的声音高涨,并指出虽然在高耗领域推广4+7模式的条件还不成熟,但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,推行日期将提前到来。
 
  方案和任务的背景下,山东省和南京市释放的信号更强烈。
 
  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6月初发文称,国家医保局调研组到该中心开展调研,提到“如何学习借鉴药品带量集中采购做法,控制高值医用耗材价格相对较高的局面,国家医保局对此深入有关省份进行专题调研。”
 
  6月3日,南京市医保局打响治理高值耗材第一枪,并指出,对于治理高值耗材,南京市将借鉴国家“4+7”药品带量采购和周边地区带量采购试点的成功经验,积极探索量价挂钩的集中采购新模式,加大高值医用耗材治理力度,理顺高值医用耗材价格体系。
 
  信号的发出,使得高值耗材领域实施4+7成了板上钉钉的事。
 
  此前,业界推测高值耗材带量采购或将先从心血管介入器械开始,因其集采相对成熟,属于高值耗材其中一个大类。
 
  目前从安徽的方案看,虽然心血管类高值耗材缺席,但骨科植入类同样作为高值耗材领域占比较大的一类,其集采与心血管领域一样,都相对成熟,属于产生细分标准的领域。
 
  此次高值耗材带量采购的落地,让行业的预判成真。接下来的问题是,这一试点范围(产品、地域)会扩大多少。